父爱如山,吾辈幸福 ——读《傅雷家书》有感

父爱如山,吾辈幸福——读《傅雷家书》有感

扬州市广陵区北洲中学 八(1)班 杨兴川

“昨夜月台上的滋味,多少年来没尝到了。胸口抽痛,胃里难受……”这句话出自傅雷1954年1月18日晚写给儿子傅聪的书信。1954年1月17日,傅雷带着家人到上海火车站为傅聪送行。因为他的儿子傅聪受到波兰政府的邀请,参加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并留学波兰。读到此处,我仿佛看到了在送别的月台,傅雷模糊的双眼,不舍的神情,难以名状的分别之痛……

父爱如山,吾辈幸福 ——读《傅雷家书》有感

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是作为父亲,傅雷在与儿子分别的时刻,他没能控制住自己,因为他想到了儿子,想到了儿子独自一人去往陌生的国度,想到了儿子独自一人去参加国际比赛,他的不舍、担忧与牵挂怎么能控制住?同样的月台,朱自清作为儿子,当他看到年迈的父亲,独自承受家庭事业的变故,还周到地为大学生的自己买橘子时,他禁不住落泪了。

眼泪,化解了傅雷与傅聪父子之间的冲突;眼泪,消释了朱自清与父亲之间的隔阂。眼泪的故事,总是这样的温馨而幸福……

小时候,我总认为爸爸不爱我。因为当我和妹妹闹矛盾时,爸爸教训的总是我;因为当我和妹妹争抢着好吃的食物时,爸爸总偏向妹妹;因为当我和妹妹向他撒娇时,他亲上去的总是妹妹,而我得到了的“去、去、去”的嫌弃……直到那一次,看到爸爸的眼角的泪滴,我才知道自己是错得多离谱。

前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我如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赶着回家。因为要是晚回,爸爸总是盘问个不停。正在我拼命踩踏自行车时,一声撞击使我不知所措,一下子昏晕厥了过去。等到我睁眼一看,眼前是病房,阵阵火辣辣的感觉从全身传入大脑。见到我睁眼,旁边的护士阿姨急忙对我说不能乱动,有不舒服的地方告诉她,听了她的话,我才知道自己先前被汽车撞了。正在我又痛又怕的时候,病房的门开了。没等到我看清来人,我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,在熟悉的怀抱中,我知道是爸爸来了。他把我的额头亲了又亲,还不停地说:“别怕,别怕,乖儿子,爸爸在,别怕,别怕……”说完,他又检查我的伤口,不经意间,我看到了爸爸的眼角,那里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……

那滴泪珠中,我看到了父亲站在老槐树下目送我去学校时的情景;那滴泪珠中我看到了夜晚为我盖被子的身影;那滴泪珠中,我看到了脸颊深红双眉带霜的爸爸为我早餐的场景……

父爱如山,只要我们细心感受,幸福就会满溢心田!

0

评论0

请先
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