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生国旗下讲话稿:我们看待争端冲突的时候,在做什么?

老师们、同学们,早上好!

我是高一4班的朱杰聪。我今天讲话的主题是:我们看待争端冲突的时候,在做什么?

有关疫情防控的小学生国旗下讲话稿:戴好口罩

最近我在重温1944年-1945年之间的太平洋战争史,我再一次为两个国家之间接近疯狂的斗争惊讶,难以想象人与人之间能做出如此恐怖的事。但当我重新审视一下我在阅读这些文字产生的情感时,我发现我可能被文字引向了一个误区,或许这也是普通人从旁观者角度看到的东西,是一个不够全面的认知。我试着分析我的情感,来看一个普通人是怎么看一场战争的。

首先,我会根据双方战争的起因、动机等方面,对双方阵营进行区分,然后选择我所认同的一方,进行视角的代入,而这正是一个错误的起点。战争所带来的东西,除了痛苦和死亡外,似乎没有什么了。它并不是两方的竞争,而是一场波及多方的灾难。如果我们站边,那就相当于将它看作一场比赛、一场游戏。而且普通人作为旁观者,看另一方的角度也只是利用已知的、有可能不全面的信息,拼凑出有偏差的印象,且对多种因素的影响力也会进行主观的放大或缩小。如果我代入美国那一方,我可能会主观放大珍珠港事件的影响力,这样就会使接下来的判断进入误区。

在我选定代入的阵营后,我对另一方所受伤害的感受就会淡化,认为他们是自作自受,而对本方行为所受伤害的感受就会强化,出于自己的“正义感”,这样的情感随即又转化为对另一方的厌恶。于是乎,双方中的“个”就被忽视了。几天前,我看李梅的“东京大轰炸”,看着一行行文字描写着一幅地狱景象,我的内心却毫无波澜,甚至觉得“烧得好”。因为在“站边”的思维下,我对日军“自杀袭击”“一亿玉碎”这些事件记得一清二楚,并深恶痛绝,但对美军的“火攻日本”“核袭日本”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其合理性。事实是,大量的普通民众被从未谋面的一群人夺去了性命。如果他们的生平被写下来,可能会塞满一座图书馆。因为有“正义感”,我不觉得我的思维不妥。在“站边”的思维影响下,我丧失了从更多、更细的角度思考的能力,被另一种“认同感”误导了。

在 “认同感”的影响下,在我们眼里,战争就好像是一场对抗比赛,而战争中的一个个普通人所受的灾难,我们就视而不见了。这真是令人伤心啊。

我的讲话到此。谢谢!

0

评论0

请先
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'); })();